所在位置: 主页 > 要闻 >

【最美纪检监察干部】 郝权办案

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发布时间:[2018-12-24 09:42]

如何在短时间内精准识别工作对象?审查调查谈话陷入僵局时如何突破?怎样才能令审查调查对象心服口服?请看——

前不久,有一组题为《浅析做好监督审查调查工作的基本功》的文章在网上广泛转载,在很多纪检监察干部的朋友圈里更是刷了屏。

文章分为上下两篇,主题分别是“三十条关键信息绘制‘三维人像’”“注重提升思维和信息搜集能力”,详细介绍了精准识别监督审查调查工作对象的方法。这组文章的作者,是山西省纪委副书记、省监委副主任郝权。

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这两篇文章的背后,是他潜心纪检监察工作,始终对党忠诚,秉持公心善念,奋战反腐败一线20余年,在突破重大疑难复杂案件中屡建奇功……

“一眼就能看出问题”

“一眼就能看出问题”,这是和郝权一同办过案的同事发出的感慨,也是和他“打过交道”的被调查人无奈的叹息。

2015年,时任山西省纪委常委的郝权带队查办某厅长案时,有线索表明该厅长曾收受某私营企业老板财物。几经周折,办案人员找到了这名60多岁的老板,但对方却矢口否认。

几天时间里,人员换了四五拨人,先后与该老板谈了十多次,但都无功而返。由于这一线索是重要突破口,整个案件一时陷入僵局。

在鼓舞士气的同时,郝权仔细研究几天的谈话笔录和相关资料,寻找突破口。在察看个人资料时,政治面貌一栏中的四个字引起了郝权的注意——“预备党员”。

“年纪这么大了怎么还是预备党员?”带着这个问号,看完材料的郝权走进谈话室,从预备党员这个身份开始,与该老板交心谈话。此前一度三缄其口的老板,根本没想到郝权会问这个问题,愣了一下才开始说起。

原来,该老板过去在农村由于种种原因,多年想入党却一直入不了。后来虽然做生意赚了些钱,日子好过了,但入党却一直是他的一个心结,他也没有因为年岁渐长而放弃,最终在2014年如愿成为了一名预备党员。

令办案人员没有想到的是,这次原以为是场“硬仗”的谈话,仅仅进行了十多分钟就结束了。在郝权的启发教育下,该老板逐步意识到,这次谈话既是组织对自己几十年孜孜以求政治进步的肯定,也是对一名预备党员的关爱和挽救,更是对自己入党誓言的检验,随后很痛快地承认了自己送钱送物的事实。

谈话结束后,该老板还站起身来,肃穆以对谈话桌上端放的党章……时至今日,这个场景仍令当时在场的办案人员记忆犹新。后来,该老板不仅交代了与该厅长的所有来往,还主动提供了资金往来等重要书证,为顺利突破该案增添了重要砝码。

“结合他的‘老板’身份分析,既然他这么多年一直在申请入党,说明他的入党动机是纯的。交谈中他不但多次重复过去一直很强烈的入党愿望和努力,而且也流露出特别珍惜‘预备党员’这个政治身份的信息。正是抓住了‘预备党员’这个细节,以此切入,顺藤摸瓜,在交谈中及时捕捉到稍纵即逝的重要信息,打开了心结,也就谈下来了。”郝权告诉记者,“就像不同的钥匙开不同的锁,这个案子‘预备党员’这个细节恰恰是涉案人员的心结,这就是找对‘预备党员’这把钥匙了。”

在采访中,记者碰巧看到了郝权在这年9月所写的一个内部讲课稿,里面专门讲到“要全面了解被调查对象的情况”:办案绝不打无准备之仗,必须“知己知彼”。一眼看出问题,表面上体现的是个“准”字,背后却是办案实践经年累月的积淀,没有对查办案件走势的准确把握、细节的敏锐捕捉、信息的精准辨识、策略的及时调整,是不可能做到的。

“这么多年遇到的各种谈话对象得有上千人,各种想象不到、千奇百怪的情况都遇到过。”郝权说,“我总结了一条原则,只要能充分掌握信息,准确进行研判,选择恰当的方式方法,就没有谈不下来的人、办不下来的案子。”

“有第一决不要第二”

一提起郝权,晋中市纪委常委王林平便不住地赞叹:“那水平不是一般的高!真绝了!”

王林平与郝权的相识是在2007年,当时他们共同查办某市副市长案件中的一个细节,至今仍令王林平念念不忘。

当事人交代有一笔赃款让其情妇的舅舅藏在了自家院子里。20多名办案人员满院子找了大半天,连煤堆、草垛都过了一遍,仍然一无所获。找到涉案人后,老人却装病住进了医院不予配合,办案人员几次问起赃款的事,老人都是摇头否认:“地下没有。”郝权到现场后,四周看了看便提醒大家:“一般人往往有一种用他人的‘不正确’佐证自己‘正确’的心理,而且是反向的。既然我们证明了他说的‘地下没有’,那就反向往高处看看。”最后,果然在窑洞顶上的柴垛里找到了赃款。

“老郝是那种不需扬鞭自奋蹄的人,对工作追求极致,干活是‘有第一决不要第二’,尽善尽美。”全国纪检监察系统先进工作者、山西省监委委员荣奋刚和郝权是老相识了,1989年大学毕业后就在省检察院反贪局工作,2014年来到省纪委,“1997年那会全国检察官资格考试,省院有几个法律科班出身的考了好几次都没过,结果他一次就考过了。”

郝权不但自我要求严,带队伍也是“严”得出名。他常说:“干什么就得像什么,纪检干部得有个纪检干部的样子,进入这个队伍不容易,真正成长起来像一个纪检干部,更难!”

在组建调查班底的时候,郝权最看中的是品行。他带过的办案队伍,不能说所有的人都是业务尖子,但纪律规矩意识必须过硬。“没有自律,不仅办不了案子,还会出问题。”2015年,在查处某省管干部案件过程中,就有一名抽调干部因为消极怠工被退回原单位。

这些年,郝权经手的很多大要案件之所以能够快速拿下,很大程度上源自于郝权的高标准、严要求。省纪委监委第二执纪监督室干部赵丰至今仍记得5年前第一次和郝权接触时的场景。那一年,还在某区检察院工作的他被借调到省纪委一个专案上,工作第一天做的第一个笔录,就被郝权挑出了很多毛病。

“当时真没想到带队的省纪委常委竟然会看谈话笔录,而且还看得那么细。”赵丰告诉记者,郝权很注重对年轻干部的传帮带,而且都是手把手地教。

在同事眼里,郝权是个凡事都要做到最好的人,眼里揉不得沙子,有时候甚至让人觉得有点苛刻。任何规矩制度,在他那都得不折不扣地执行,决不允许变通,也没有下不为例。一开始大家都感觉不舒服,但时间一长,切身受益于严守纪律时,才感觉到老郝的一番良苦用心。

“老郝这个人对手底下的干部要求很严,常跟我们说‘要想吃好这碗饭,有些朋友就得断’。”荣奋刚告诉记者,“一开始可能会觉得他这个人不好打交道,但他其实就像一坛老酒,愈久愈香。”

“办案子,必须加得了班、受得了累、吃得了亏”

办过案子的人都知道,加班加点、吃苦受累是家常便饭,没有哪个案件是轻轻松松就能突破的。

多年来,郝权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办案点度过的。在查办某省管干部期间,为了拿下案子,郝权在专案组驻地一住就是几十天,除了必要的会议需要回单位参加外,几乎没出过办案点的大门。多名受访对象告诉记者:“每次办专案,他都是起来最早、休息最晚,经常召集办案骨干研究案情、调整方案、讨论对策。”

干纪检工作,没有牺牲奉献,是干不好的。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工作上投入的多了,能留给家人的就必然少之又少。不仅如此,还要承受超于常人的压力。有一次,家中老人生病住院,他也只是匆匆回去探望了一下,当天就返回了办案点。

有一年,在查办某专案期间,一线指挥的郝权由于过度劳累,旧疾复发,当时疼得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。“那时候,案件正到了攻坚阶段,主要目标一直不开口,老郝坚持把谈话方案定下来,才被其他同事强行拉到医院做了手术,可刚歇了三天,他就又回到办案点了。”参加专案的白文亮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说,“老郝一上案子就像拧紧了发条一样,有一股敢拼命的劲头,根本停不下来。”

“一个松松垮垮的团队,怎么可能完成好任务?带队的人如果不带个好头,案子肯定办不下来。”郝权说,“要想办好案子,组长必须冲在前、顶上去。”

“他这些年办案带的一批人,现在都已成长为地方或部门里的重要骨干了。”荣奋刚告诉记者,每个案子他都是靠前指挥,每天和办案人员吃住在一起,遇到困难,“他喊的不是‘向前冲’,而是‘跟我冲’”。

“没有对党的忠诚,就会失去方向;不怀揣公心善念,就无法以理服人”

“老郝办案子不光准备得很充分,不放过任何一点蛛丝马迹,而且有高度、有格局,不光就案子来谈案子,还注重从政策、思想、理念上感化谈话对象。”山西国际能源集团公司纪委书记马葆华,曾在省纪委与郝权共事多年。

2013年,在查办某副厅长一案时,当事人突发胆囊炎,郝权得知后迅速安排其住院治疗,并嘱咐马葆华等人在医院全程陪护。14天里,办案人员帮当事人洗内衣、洗袜子、洗澡,郝权还多次去医院探望,了解病情,嘱咐他安心养病,令当事人感动得热泪盈眶:“从来没有想过能享受这样的待遇,更没想到组织上始终没有放弃我,一直在尽心尽责挽救我。”出院后,很快配合组织交代了所有问题。

“对待一名犯错误的被审查调查对象,要以诚待之,用情感之,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。”郝权常讲,谈话人员与被审查调查对象的关系绝不是“敌我”关系,而是“挽救与被挽救”的关系,要善为党谋、成人成己,使被查对象既心服口服地彻底交代问题,又诚心诚意地感谢组织对他的关怀和挽救,这才是谈话的最高境界。

郝权办公室的书柜上面,放着几幅用不同字体书写的四个字——“公心善念”。这是他的自律,也是他的追求。

“只有我们始终对党忠诚,抱以公心善念,才不会偏离方向,才能行稳致远。”郝权常常要求对被审查调查对象要有“婆婆嘴、妈妈心、哥哥样子”,通过耐心劝诫、倾情关爱、垂范引导,把“惩前毖后、治病救人”落到实处,让被查对象充分感受到组织的严管就是厚爱。(记者 王少伟)